产品分类

联系方式

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

电子商务服务中心

垂询热线

0571-56835043

电子信箱

bloodcollectiontubes@gmail.com

公司地址

浙江省台州市黄岩经济开发区北院大道10号
邮编:318020
电话:0576-84051777 84051888 84051999
传真:0576-84050345

更多 | 加入成员列表

资源导航

更多 |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

访问数:2343353

企业文明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21-11-22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谈及青蒿提取物临床前的人体试服,李廷钊觉得肯定需要以身试药的志愿者吧,让他来。

  他了解老婆的脾气,如果要写名单的话,屠呦呦一定会把试药第一人写成她自己。李廷钊知道老婆的身体状况,他想替她,就说都是搞科研的,这种实验的数据需要准确性,屠呦呦的身体不合格。

  这是丈夫对妻子事业的理解和支持,李廷钊此时的形象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孙玉芹、孙玉兰和李世英。虽然性别不同,但他(她)们对婚姻另一半的付出和助力是一样的。

  1、屠呦呦研究抗疟新药是走了弯路的。章主任当初任命屠呦呦为中药所523课题组组长,提出的研究思路是从中药常山入手。

  可是常山碱有副作用,在小动物实验中会出现呕吐、腹泻、便血等现象,已经有五只鸽子和两只猫因此死亡。这让屠呦呦决定放弃常山,另辟蹊径。这做法,令军代表老徐无法接受,他觉得战斗中攻山头要迎难而上,哪能说换就换?

  屠呦呦当面反驳,搞科研与攻山头不一样,打这个比方得很不恰当。搞研究要对事实进行反复的求证,某种方法进展不理想,就要改换思路。

  屠呦呦发觉很多抗疟疾的验方里都有青蒿或者雄黄,就重点对这两种进行研究。雄黄加热后会生成三氧化二砷(砒霜),不安全。排除掉雄黄,青蒿成为研究重点。

  但是,按照中药水煎的办法,青蒿提取物对疟原虫的抑制率并不高。这让屠呦呦很困惑,他曾在给丈夫的信中写道,困难不可怕,困扰她的是不知道该往哪里走,很可能要从头做起了。

  为了搞研究,屠呦呦忙得连父母写给她的信都没能及时拆开阅读,结果是父母抱着孩子大老远来找她,她却出差了,丈夫也不在家,让老两口扑了个空。

  父亲抱着小军,在生屠呦呦的气,觉得她一定收到信了,即便不在家也要提前说一声吧。父亲赌气,只当没生这个女儿。

  李廷钊的姐姐赶忙安慰二老,忙前忙后地招呼着。要给这位姐姐点个赞,李廷钊能够跟屠呦呦走到一起,当初就是姐姐牵线搭桥的。

  屠呦呦与李廷钊是中学同学,有感情基础,分别几年后,在姐姐的撮合下,两人在北京重逢,两年后结婚成家,育有两个女儿,小敏和妹妹小军。

  等屠呦呦出差回来,看到家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,桌子上还摆放有两盒她最爱吃的千层饼和豆酥糖。屠呦呦这时才想起来读那封家书,错过了跟亲人的团聚,她满脸泪痕又工作到凌晨,直到手握钢笔、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  作为宁波人,李廷钊做好一碗酒酿,端上桌让老婆趁热吃。屠呦呦奇怪,酒酿是冬天吃的食物,怎么现在夏天就能有呢?

  言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屠呦呦很受启发,觉得青蒿提取物要按照医书上写的“绞取汁”,

  屠呦呦终于找到了提取青蒿的正确方法,她带队赶制青蒿提取物。在没有口罩、护目镜等相应防护用具的艰难研究条件下,屠呦呦眼睛红肿,还流鼻血。这些她都能克服,只是在她应邀外出做报告时,曲光明一不小心引发了实验室着火,把屠呦呦的研究成果给烧毁了,令人心疼。欣慰的是,老徐已经从屠呦呦身上看到了希望,在调查火灾原因期间,他想方设法帮屠呦呦弄到了实验室,让研究工作不间断。

  屠呦呦在单位工作很有个性,她从不选边站队,平时不爱搭理人,走路也不看路,只一心想着523课题研究。有一次,屠呦呦去食堂吃饭,错过了饭点,厨师不给她打饭,正好被老徐看到。老徐拿起屠呦呦的饭盒,厨师赶忙给军代表陪笑脸,屠呦呦这才没有饿肚子。所以,老徐看起来凶巴巴的,发现了屠呦呦确实有能耐之后,就总想办法在工作中帮她忙。老徐发现,屠呦呦竟然笑了,这话挺逗。

  屠呦呦在家里,或缺不了丈夫对她的悉心照顾。李廷钊要去五七干校时,借用妻子五分钟时间要给她交接一下家里的日常事务。他不在的这一段时间,她要暂时管家了,接小军的事情要先缓一缓。

  每月发工资后,别忘记给父母寄钱;别忘记去买公共汽车月票,买单位食堂饭票;拿着家里那个采购本每月能买一斤鸡蛋。

  防止工作忙来不及,就事先准备些挂面;防止忘带钥匙进不了屋,就多配一把钥匙放在邻居刘奶奶那里。

  听到这么多琐碎,屠呦呦问丈夫什么时候回来?这不单单是夫妻之间的依恋,更是眼看着习以为常的生活习惯要被打破了的那种慌乱。

  因为屠呦呦不擅长做家务,也完全没心思做家务。平日里,李廷钊包揽了大大小小的家务活,让她可以安心研究抗疟新药。

  《功勋》中,多数女性甘愿做英雄背后的那个女人,她们默默付出,帮着丈夫照顾好小家庭,将孩子养大成人,让丈夫可以全身心去投入工作。

  申纪兰不一样,在不知道丈夫是死是活的情况下,她带领乡亲们纺花、种地,不但让西沟村民过上了好日子,还提出男女“同工同酬”等议案。四年时间,与丈夫音信全无,却还在坚守等待。幸好,张海良从战场凯旋,两人拥抱那一刹那,令人动容。